2020 散步牛稠子藝術博覽會

活動緣起

在一本名為《栗種與火種:台灣原住民族的神話與傳說》書中第61頁提及「牛稠子文化層中的牛稠子期約距今3800至3300年左右。農業遺留有稻米 、小米和豆類等農作物……」,考古學家在新石器文化遺址上也載明發現距今4000至4500年前的台南仁德的「牛稠子」文化。

 

可見牛稠子在台灣發跡甚早,在縣市合併後顯然已不屬邊陲地帶,附近依著時令耕作的農作物仍然豐收,但聚落與聚落已完全連結,人口稠密度正逐年急速攀升中;雖仍具有幾許的草根性,然而小小的牛稠子區近年來亦成立了幾處各具亮點的藝術聚點:

 

黃步青80藝術空間、102當代藝術空間、左邊Art·P、微笑虎山藝文咖啡、十鼓文化園區及二手文物交流區。這些點與點之間,自然形成一個非常適合漫步其中的牛稠子藝文聚落,人們親臨此境猶如重拾在國外旅遊時,感受到的閒散悠閒美好經驗。聚落裡的虎山森林與由里長獨自籌資募款、設計並監工完成的牛稠子火車站,偃然成為遊客必訪的新景點。而與聚落緊鄰的奇美博物館僅區區數里之遙。

 

十餘年來有鑒於藝術的各類活動與藝術相關領域的工作者有增無減,為了拉近藝術與人的距離,讓藝術就在左右;也為了更活絡牛稠子藝文聚落,因此設想與規劃「散步牛稠子—藝術博覽會」的活動。期待具有真善美精神的藝術品,除了具有美學之外也能感動及撫慰許多人的心靈。

靈光.刺點 - 戴明德.戴宏霖聯展

    這是一場父子在創作上的對話,補償平時無言…..關係缺口。

    戴宏霖曾以「九零後的世代焦慮」出版作品集,其影像作品擅於捕捉快速流逝動態的當下,採集光影流轉一瞬間;變態狂野生鮮活辣的片刻,背負厭世代對資訊快速變動產生焦慮氛圍,看似恍惚曖昧女體,隱喻恐懼與性的影射,在幽微詭譎突兀的空間營造海味鮮腥的物件符碼,釋溢出純粹官能的刺激;挑起燥動的敏銳神經。在靜物系列影像裝置作品中,透過留白與混亂對話,將自身的毛髮與複雜情緒緊密連結。

    展出五件影像裝置,是戴宏霖近期作品,漸漸從學院所蘊存的理念重新釐清,且經由攝影專業的從事與年青人對世代焦慮在創作態度的確認與投射,以他們對時尚流行文化ˋ次文化ˋ在地文化的感知嗅覺,從生活中的微物與現象,透過留白與極簡的情境表現輕柔與繁覆的視覺對比,交錯的線性頻率,隱喻著九零後世代創作者焦慮與敏感的心煩動念,議題的設定與內容表現在戲謔反諷的放鬆語彙,反而自在又自由。

    戴明德積累三十餘年的創作歷程,經常自喻為「化作一部製圖機器,以勤奮不懈的創作動能,以感性機體銘刻時代的容顏。」在他的「自畫像系列」中,指涉個人的生命記憶平行著時代,透過自畫像的自我檢視與喃喃自語對話而產生了自主性,一反過去逃避面對自我描繪的窘境與真實,終於為自己而畫,如解凍後回歸本然的自身,從這些與自己深度對話(畫)後的作品,成為自己未來的留言板或備忘錄,因為自己誠實,所以相信這樣作品終究能引起觀者的共鳴。

    在他的繪畫意圖透過圖像演繹的實踐,銜接自我與社會主體,疊合生命記憶與政治的視差成像,以動態主體的實踐回應這塊土地在文化動態的生成境況氛圍。自畫像中以「獨唱」「找回國王的新衣」「數據與畫像」「變身派對」以隱喻自畫像的角色人臉蜘蛛的擬像化,性格與肢體做有趣的改造,成為畫面中不可言喻的視覺刺點與議題。

    戴明德對他當前的「自畫像」系列投入表現已近癡狂,近日在嘉義鐵道藝術村為消失拆解而創作「偽釘子戶」非典個展,做了一場與駐點二十年的空間辭別的儀式,完全以自畫像圖式,辯證情感,空間ˋ自畫像圖像的言說關係,自發性的書寫與手寫塗鴉描繪,連結這次的作品展現,「自畫像」的面貌特質更為深化與彰顯,從材質的細緻層次及圖像語彙的低沉與綿延細調,畫像自述本身的徵象符碼,背後情感暗喻著生命深藏的底蘊厚度。「臉部辨識」以同款畫像視角,以不同造型條碼認證,在線條與造型扭曲變形結構多元呈現下,與箭頭方向線體墨韻相映合,猶如一套自動臉部辨識圖鑑網路。
    
    「同行」作品,接續三十年前以她為主題的孕婦作品相聯結,家是自畫像背後的結構鋼樑,同行背後的情感指涉,有電塔般的電容波度,畫室空間意象及核武威力的影響震度。「帶我上月球」「找回國王的新衣」「數據與畫像」,彌補了許多無法實現的現實,也是無以表現的真實,僅以自畫像系列自我解嘲自我消解,透過圖中亂髮接受微風吹拂。(文/戴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