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視3.0的三種視界-張芳榜、沈信佑、劉芸柔三聯展

策展人/戴明德 

 

正常「裸視」範圍乃在0.9-2.0之間。而裸視3.0 即非正常視力,除了尋常事物之外,經常看到不該看到的東西,而這些我們會將視線避開的的範圍,或看不到的範圍,恰恰就是裸視3.0的視界範圍。所以3.0所隱喻象徵的是進化的印記,更是推陳出新的延展,也是跟上時代潮流的代碼。

看到慾望自身,使慾望可視化,年輕的藝術創作者張芳榜、沈信佑、劉芸柔,身體裡有著強烈的睪固酮或是雌激素作用著,刺激著眼球去觸及不可見的慾望,使之可視化。有的透過顯性的雄性符號、有的透過隱性的陰性書寫,無論是一種陽性的表露彰顯、抑或是陰柔的視覺觸感,都是意圖將被遮蔽的慾望,透過創作手法揭露,使之「裸」裎相見。這樣超乎常人視力與倫理規訓範圍之外的呈顯,需要特殊的視野與十足的勇氣。產出的作品令觀者在正常視力與道德邊界中,失焦與再聚焦、排斥與接受。接受後會心一笑:「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青春無敵。」

所謂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是指藝術史上很多藝術家都處理過慾望的問題,如畢卡索的公牛與葛飾北齋的章魚,都是慾望的化身,年輕的藝術家以網路時代的情色影像傳輸內心的慾火與生理變化轉譯成可慾望的對象與視覺觸感之裸視。張芳榜以直視慾求的經驗,幻化為對「圓」像中生滅死亡再生不斷的複製愛語符號。沈信佑以直白毫不掩飾,顯露山形人體及性徵圖像符號,自己獨自營造超自然的幻境。劉芸柔以女性特有的婉約陰柔的細緻書寫;綿延不斷的重複性與喃喃自語般編織造形的特殊能量。這三位新世代藝術家生活在媒體時代,處理慾望的手法不相同,以當前流行文化與自身處境作為創作上完成裸視3.0的可能性。

在有風的地方思想-伊誕・巴瓦瓦隆藝術個展

愛爾蘭劇作家蕭伯納提到「軀體總是以惹人厭煩告終。除思想以外,沒有什麼優美和有意思的東西留下來,因為思想就是生命。」思想是人類行為和交互作用的基礎,思想可以讓人類認知、詮釋和描述所體驗的周遭世界,並藉由抽象性、概括性的分析與整理,於生活中回應對現實世界的感知。而台灣原住民排灣族人對有思想的人,會稱他為pu-varung ,pu(有)varung(胸懷、想法、慧根),pu-varung通常是部落裡的哲人,善用雙關語諳喻對事物的理解,比如以「風很香」形容「清淨無污染的空氣」;「黎明偷看我們了」意指「時光將到,仍要繼續思索」。對排灣人而言,思想是神秘的,賦有創造性和有趣性,它隱含一個人曾經走過、現實情境和對未知世界的預測。

 

《在有風的地方思想》一詞,其實是藝術家對現在台灣空氣污染嚴重的一種批判性語言,藉著展覽引述我們必須思想,靈活的思考污濁的空氣所帶來生活上的不便和危害。《在有風的地方思想》也希望激勵我們台灣人成為世界公民的一份子,共同致力友善大地的環保理念和永續價值。藝術家伊誕.巴瓦瓦隆試從其《紋砌刻畫》的創作形式和構思中,探述台灣原住民族的生態哲思,空氣、生態、自然真的無價,需要我們人類共同守護、珍惜,如果想要有清淨、馨香的風,就必須正視環境保育的永續價值,這種思想態度,正是台灣原住民留傳的、珍貴的古老智慧。

 

在自然環境中,空氣流動變成風,時刻陪伴、吹拂在我們的臉龐,大自然的景緻與風的紋理奧祕無窮,台灣的山、台灣的海是豐富我們生活故事的資產,而空氣和風是孕育和維繫人類生命的屬天恩賜,活在當下的我們必須給自己一個省思路徑,重新領受自然界的呵護,創造風中的和諧與純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