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史-蔡獻友創作個展

藝術的禪修者─蔡獻友

葉竹盛

 

「植物史」為此次蔡獻友展覽的主題,以植物作為關心表現的對象。一系列的作品是一部植物史的觀賞、研究的圖鑑檔,有高度的藝術性及技巧性。複雜的畫面疏密之間的關係都能處理的到位,統一的色調不強化寫實光線、空間,壓縮了視覺的激情,表現出介於理性與些微感性間的微妙變化。

顏色的使用如同道家的煉丹術,由藝術家提煉,具有樸拙、厚實、溫度感的色彩。藉由發現新的媒材,例如:畫布上黑色顏料,並非油畫顏料,而是採用刮取的碳灰、煤煙與膠研磨的再製。藝術家在媒材使用上的獨特性,其獨特性的媒材呈現色彩的效果也會與眾不同,以至於能有不斷的創作延伸與發展。相較於傳統手繪的藝術表現,藝術家提出不一樣的想法與觀念。

藝術家所關心的主題與對象,在進行創作時並非只是客觀的觀摩,而是採取開放式的自動性技法,讓顏料在畫面上游走產生自然變化,再藉由藝術家之手再作與整理。因透過這樣的創作過程所受到的刺激,原先的想法便會被引導再現。扁平化的表現,像是化石裡的植物,經過長年時間被岩石岩漿包覆壓平。

在觀看作品時,產生的寧靜悠遠感以及心境上的沈澱,是因為藝術家去除跳動的元素,以緩慢低調的處理方式創作,讓觀者進入安靜冥想的狀態。藝術家所強化樹的「原型」,不斷地自然演化,成為多樣性的樹,長滿了許多葉子。在其觀念中「一片葉就是一棵樹,而一棵樹就是一片葉」,於自然法則中成為今日植物觀。從植物樹葉的表徵中看到它的凋落、生滅,那不是結束而是新生的開始,默默地感受自然能量。藉由葉-樹-身體-感知-表現之歷程,如同禪修者般的將「反觀自省」化為作品,讓藝術與心靈在創作中得到完美的平衡 。

綠洲之境-駱志豪、蘇誼亭、陳薇文三人展

人人心中都有一塊屬於自己私密的烏托邦,可以恣意的在其中遨遊,同時也保有自己最純真的夢境,宛如沙漠中的一片綠洲,寄託著一切美好的事物。駱志豪、蘇誼亭、陳薇文三位年輕的藝術家藉由不同繪畫形式來描寫自己心中那一塊心靈的綠洲之境,共享自己心中最深刻的時光,讓我們透過藝術家所演繹的那片豐饒綠洲,嘗試抽絲剝繭地檢視自己的狀態,共鳴觀者心中的綠洲之境。

駱志豪透過大自然的元素反映生活週遭的現象,作品中放了一些象徵性的物件,以不同的架構陳述細微事物進行中或已完成的狀態,連結和人們最簡單的互動相互呼應,並帶來一股輕質而沒有負擔的氣息,讓觀者輕鬆的檢視,也許會漸漸發現這當中是你我平常再了解不過的一個狀態。

蘇誼亭則是從日常生活物件中,找尋材質或物件承載記憶的可能。陳述試圖於南北往返,城市、鄉里間找尋熟悉的記憶風景。路途中,清楚與模糊的記憶不斷在腦中閃爍,自己迷惘於現實與記憶中,想要找尋一種方法,紀錄記憶移動的瞬間。將纖維材質視為一種載體,承載記憶圖像,再現生活中的清楚與模糊的眼光。以纖維圖像再製的方式,再現我的城市風景。

陳薇文運用窗、悠游的龍魚與水草,交織出時間川流空間穿透的意境。一扇扇窗戶將現實分隔為裡外不同的時空,穿越歷史的紅龍魚,罩著神秘古老的面紗,以華麗、優雅的姿態穿梭在隨潮流飄逸的水草構成之流動的時間裡,自在悠游於嚮往的境域。如同「凡走過必留下痕跡」,記憶隨著空間的轉換與時間的推移,越顯深刻,創造出屬於獨到的四維空間。

風景之外-黃品玲、葉仁焜、鄭農軒三人展

「雖然每個影像都具現了一種觀看方式,但是我們對影像的感知與欣賞,同樣也取決於我們自己的觀看方式。」──約翰伯格《觀看的方式》

 

觀看涉及個人因素、文化背景與意識型態,長時間的培養累積而成。經由觀看,自身的思維在熟悉環境裡,對於物象有了自我的感受、看法與分別。

 

以「風景之外」(Beyond Landscapes)為展出主題,風景─就字面上的解釋為風光、光景、景致、景物之意。在西方最早出現於荷蘭語(Landscape),意謂「一塊土地」,即是由土地、環境作為客體觀看的樣貌。外在的風景透過藝術家之眼去觀看,所創作出的內在景觀也會有所差異。此次特邀請三位年輕藝術家,以不同面向的創作來傳達他們對於「風景之外」的感受。

 

黃品玲的創作以風景為主,這些風景並不是真實的存在,而是內在的想像。景色不全然是視覺本身,而是當下面對風景的感受、氣氛、濕度、溫度。把風景作為可以承載想像的場景,並在其中設法標的自己/安置自己。創作的衝動多來自於無法使用文字或語言傳達的抽象感知及意像。

 

葉仁焜融合了傳統水墨與膠彩畫的技法特質,將屬於當代的藝術思維帶入作品中。近年的創作多描繪城市的空景,畫面中強烈銳利的線條、深邃的藍色以及無所不在的水泥建築,是其極具辨識度的元素。所關注的城市記憶,不同於既定的城市印象,斑駁、空寂、寧靜、幽淡是最真實切身的生命記憶。

 

鄭農軒的創作是一種觀看,在特定時間點上,外在風景與藝術家有了造型、質地、色彩上的連結。連結是很隨機的,可以是自然景物,也可能是生活物件。不同的題材最後透過內心轉化成一個均質而寧靜的氛圍,刻意抹除物件與意義間的界限,似是漂浮在一個曖昧不明的空間,但最終所有的物質都導向精神性的統一。

內觀心應─莊連東創作展

內觀心應莊連東創作展

 

透過外在特徵,觀察物象具體樣貌的存在;透析內在狀態,深入物象延伸指涉的意涵。一則用眼觀,一則以心觀。眼觀,得物象客觀的形態,瞭解其規律,體會其情趣;心觀,從形象主觀的詮釋,思維無限流轉,想像無盡綿延。

 

莊連東2017年的展出,對外在物象的「觀」照有新的體悟,他綜合了眼觀與心觀的視覺與意象思辨,進行往人的內心狀態結合的內觀運作,透過外在物象的寓意及其與其他物象對應的種種可能,推衍出符應當下社會環境情狀的繪畫語言,並且表述了他個人主觀意識的圖像解讀。

 

所以,在他的作品中,所有圖像都是他作為傳遞訊息的媒介物,除了圖像本質的隱喻語彙之外,同時更是作為一種意義表述的代言人,這個意義可能是指向人類本性特質的反映,也可能是探向社會現象的討論。當然問題核心的探究,就是創作者莊連東深刻的生命體察心情,因此,圖像成為他移情抒懷的投射,既是比擬自己的個人心境,也是反映多數人的共同看法。於是,「烏龜」的對應成為任何物象的變異,或是轉化為何種型態的構成,都獲得隨意想像的自由;「魚」的自我覺察,膨脹或看小了自己,清晰辨識或模糊看待了自我,盡是人紅塵百態呈顯的原初;而「蜥蜴」與「佛像」的彼此影響,「花」或「蝶」的自我轉化,訴說的正是觀點視角的差異。

 

「內觀」是對外物的觀察投射出內在的感受,「心應」是從心境的感應訴諸於環境的表意。宇宙間的循環之理,人世間的運作之狀,在畫家的眼中,已然寄寓在許許多多微小的生命裡!

Sin Titulo-謝其昌創作展

「Sin Titulo」-謝其昌創作展,是筆者以多年身處在國外之生活美感經驗及回台期間自己對週遭生活經驗,作為其創作之泉源。將簡單書寫與塗鴉行為,藉由藝術創作的過程轉化為抽象造形藝術的能量,試圖以符號象徵、書寫抽象與生活逸趣,建構現實空間以及對現實書寫一種記憶。

 

一般西方哲學偏重概念思辨和語言分析,把哲學純粹作為一種思辨或論述,而中國哲學則偏向個人體驗與身心修養,把哲學當作一種生活方式。所以在中國藝術講形而上的美,西方藝術則在造形中追求變化。因為如此,筆者的創作自然結合東西方藝術的理念與表現,如同劉豐榮教授文中所談到:「…謝老師的造形與色調之獨特性實反映其個人在水墨畫、西方美學與抽象繪畫之素養,以及其在西班牙接受藝術教育之影響。謝老師應用西方美學中直覺、象徵、符號與形式、想像與精神分析、以及康德之遊戲觀點,也重視作品中虛與實、黑與白、或圖與底、筆觸動態與圓弧動線之適切運用。其抽象形式中往往出現幾何形之船、象徵「家」之建築,或飄浮著如幻似真之半具象與非具象形體,有如存在於水墨畫之虛無飄渺意境中。…」

 

    【旅行建構系列】、【書寫自然系列】及【抽象-睡日記系列】是此次展出的系列作品,完成於2013-2016之間,有些作品是斷斷續續創作;有些作品則畫了數月;甚者有長達一年之久才完成的。歷經建設、破壞與重建等過程,手稿的記憶經過回想與自由的覆蓋,最後創作者的潛意識往往成了作品創造表現的泉源。以直覺的意識釋出遊戲表現的繪畫形式,於作品上可見到暗示時間與空間的線條與符號交錯而成一幅幅的「類地圖」。

 

    透過日記與無意識塗鴉手稿讓創作者回憶當下的情境,在沒有事前計畫與安排情況下,一切隨著創作過程隨機成形,從下筆畫出一小部分,逐漸延伸成為較具體的圖形,在一個空間中隨意的生長。以書寫性的塗鴉與自動偶發性的圖形,在創作過程去感受當中微妙的變化,望作品呈現出繪畫過程,如同一幅幅的進行曲。

 

    以船、家、樓梯等類似文字的剪影圖案、形狀,營造具符號性的畫面氛圍,是記憶情感的符號,也是情感痕跡的記錄。黑色剪影的造形、書寫式的塗鴉、機械式的線條與對比的色彩,隨意散置在畫面中,如一張行進中的地圖,經過油性液體的潑灑讓作品呈現出曖昧的空間對話,這種神秘氛圍,透過線條的密度、大小和色彩,以一種靜止緩慢的方式移動,不間斷地蔓延與滿佈交織著圖像與線條,讓創作者的意念自然流露。侵蝕般的情感重量─深刻地生長綿延,被賦予符號使命展現在畫面中。